快捷搜索:

我们说“厕所教育”到底是在教育什么

  其实,“厕所革命”一词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

  对于学校来说,维护厕所环境也是一大难题。“厕所是一个既公共又私密的空间,老师不能监管学生在厕所里的行为,经常会出现一些学生上完厕所后不冲水,或者在厕所捣乱的行为。”杭州濮家小学德育处副主任陈轶娴说。

  杭州西湖(紫萱)小学“厕所革命”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孩子们正在慢慢养成文明如厕的习惯。

  记者经过调查发现,杭州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厕所改造。除了对如厕环境的美化,对学校而言,这也是一场针对学生的公德教育。

  杭州西湖(紫萱)小学改造后的厕所,不仅赢得了学生的欢迎,更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

  “对孩子们来说,学校厕所是个特殊的地方,每天都得使用,会发生很多故事。尤其男生厕所,简直就是‘战场’,他们能在厕所里玩出各种花样。”张冠军说,“有段时间,厕所里的擦手纸用得很快,因为男孩会把纸打湿捏成一团冲着镜子扔,镜面上经常糊满了湿纸团。学生们还说,之前他们还会用手纸当道具,在厕所里‘打仗’。”

  但在厕所改造后,学生文明如厕的习惯开始慢慢养成。张校长观察后发现,以前的厕所标语比较传统,诸如“少用一张纸,多添一片绿”、“请节约用水”之类,孩子们见多了无所谓。后来,学校将从学生那里征集来的标语印在厕所门板、水龙头等地方,效果好了很多。

  这些标语的确别出心裁,比如冲水按钮处贴了“叮咚,清洁系统已就绪,请双击确认”的标语。最妙的要属镜子上的标语,原来总被“糊一脸”的镜子因此“幸免于难”。学校有个吉祥物叫“西湖亮亮”,原型恰好是一面镜子,贴在厕所镜面上,配文——“照亮你的真、善、美”,孩子们都不好意思再冲镜子扔湿纸团了,连一旁的废纸篓周围也干净了许多。

  自从厕所改造后,在厕所打闹的男生少了很多。“现在的厕所那么漂亮,图案很好看,不应该去破坏。”一个三年级男生说。

  还有很多学生对厕所改造提出新的意见:“我觉得女生厕所可以放几盆花”,“可以再设计一个运动主题的厕所”,“水龙头应该有冷热水,冬天洗手就冷了”……

  对此,张校长很乐于看到,“学生积极参与进来,说明他们有了主人翁意识,设身处地地为学校的美化着想。”

  杭州春芽实验学校一共有8间厕所,学校书记胡旭东经常收到厕所保洁阿姨的投诉,因为学生使用厕所关门时太粗暴,每学期门都要坏几扇。为了改善这一状况,从去年上半年开始,学校将8个厕所分配给4~6年级的8个班,一个班负责管理一间厕所。

  “每个班的学生都要自己美化厕所环境,每天派巡导员巡查厕所卫生情况,制止不文明行为。如果分管的厕所在低年级,学生还要耐心教导低年级的弟弟妹妹如何冲厕所,不乱扔纸巾等,教会他们文明如厕。”胡老师说,为了帮助低年级孩子学会使用厕所,高年级的学生还特意用漫画绘制了使用指南,还想了很多有趣的标语。

  为了增强学生的积极性,每个月学校会进行厕所星级评比,由值班老师和保洁阿姨共同打分。现在,全校有一半的厕所被评为“五星级厕所”。

  和春芽实验学校一样,杭州濮家小学也进行了“厕所革命”。现在学校的厕所里贴着学生们自己设计的标语,同时每个班级还组织了服务小队来监督厕所文明。

  “厕所是一个私密空间,是老师无法监管的地带,要在一个私密空间也能坚持礼仪是很难的,需要学生学会自我管理,我们通过服务小队的形式,将厕所的管理权交给孩子,当孩子感觉到信任之后,会自然地承担起文明宣传者的责任,形成公共空间的自我服务意识。”该校的陈轶娴老师说。

  通过一年的学生自主管理,两所学校的厕所环境有了很大改善,没有人乱扔纸巾,也很少有人不冲厕所,保洁阿姨的工作轻松了不少。

  虽然许多学校将管理厕所的任务交给了学生,但是钱报记者打听了一圈,发现打扫厕所的工作依然是由保洁员来进行。通常每个学校都给班级划分了公共包干区,将校园卫生分给班级打扫,但是厕所基本上不在包干区的范围内。

  杭州某小学的李老师告诉记者,打扫厕所的难度较大,学生平常在家里也没有打扫厕所的经验,如果将厕所交于学生打扫效率不高,而且经常会打扫不干净。

  同时,派学生打扫学校的厕所也容易引起家长不满,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打扫厕所是一件不光荣的事。

  “我曾经想过让孩子们自己打扫厕所,但是仔细一想,在大家的观念里,厕所是个很脏的地方,打扫厕所是不光彩的事。要是让孩子打扫厕所,很容易使他们将打扫厕所和惩罚联系在一起。”杭州九莲小学校长蒋晓说。

  她和钱报记者分享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那天放学后,蒋校长留在学校批改作业,恰好碰见一个外婆来接孙女,她看见孙女在打扫卫生,立马上前阻止。外婆认为孩子还小,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不能让孩子干,在家她从未让孩子干过任何家务。

  “现在的孩子在家里宠惯了,家长很难接受孩子在学校打扫卫生,更何况打扫厕所。”蒋校长无奈地说。

  蒋晓认为,“厕所革命”要从转变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开始,要让孩子们从内心里接受打扫卫生,接受打扫厕所这件事,让他们感受到劳动是光荣的。

  在蒋晓看来,厕所是最能反映一个人、一个社会文明素质的地方,因此基础的教育要从厕所开始。

  九莲小学与日本的清水南学校是结对学校,蒋校长因此对日本学校的“厕所教育”有所了解。

  “在日本,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要轮流打扫厕所,即便是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学生也要亲自打扫厕所,甚至要求更严格。”蒋校长说,只有经历过打扫厕所时的辛苦,他们才能理解劳动无贵贱之分,对打扫卫生的人有感恩之心,在使用公共设施时更加珍惜和爱护。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王建明教授,曾经在杭州学正小学做过一次“厕所革命”的调研。在他看来,对小学生进行“厕所教育”是非常重要的。

  “我曾经接触过一家外企,他们本来计划来某学校谈合作,但是后来因为那所学校的厕所不干净,取消了合作计划。”王教授说,他经常在课上和学生举这个例子。在他看来,“厕所教育”应该从小开始,学生可以通过实际劳动,知道打扫厕所的不容易,体会到保洁工作的辛苦从而杜绝不文明的行为。同时,厕所文明还体现在男女厕所数量的设置、私密性的保护、节约用水以及纸巾的提供等细节方面。

  “其实,厕所是反映一个城市文明的重要窗口,是评价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学校‘厕所革命’的背后,是美丽城市建设的缩影。”王建明说。

  编程热引发思考 专家:推动信息素养教育刻不容缓一时之间,少儿编程课外班格外火爆。从一线城市蔓延到二、三线城市,编程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激增。【详细】

  把思政课上成中学生喜欢的课“不久前的一个上午,湖北省武汉市解放中学八(7)班教室内,思政课教师吴又存不时吟诗诵词,解析新闻案例,讲到动情处还唱起花鼓戏,教室里不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详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