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小学校长价值领导力调查研究

  李克勤,袁小平,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湖南 长沙 410205 李克勤,湖南第一师范学院研究员;袁小平,湖南第一师范学院图书馆教授。

  内容提要:小学校长价值领导是培育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小学价值观的重要路径。此研究对湖南省14个市、州的261名小学校长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显示:从整体上来看,小学校长价值领导力总体处于中等水平,县级以上小学校长价值领导力表现明显优于农村校长。小学校长价值领导力表现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价值认知力”和“价值实践力”,劣势则体现在“价值整合力”和“价值认同力”。高分项目主要集中在“价值认知力”维度上,而低分项目主要集中在“价值整合力”维度上。30岁以下的小学校长价值领导力水平最高,不同年龄小学校长价值领导力总体无显著差异。小学校长价值领导力总体得分在任职5-9年达到最高值,10年以后开始下降。任职5-9年的小学校长与任职20年以上的小学校长的价值领导力在“价值认同力”维度上存在边缘显著差异。聚类分析结果表明,约55.8%的小学校长在价值认知力、价值认同力、价值引领力、价值实践力水平上较高,价值整合力处于中等水平。需要通过培育小学校长公共理性精神、引导小学利益相关者建构学校教育哲学等有效路径提高小学校长价值领导力。

  关 键 词:小学校长价值领导力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小学价值观 调查研究

  标题注释:湖南省社会科学基金立项课题[16YBA091];湖南教育科学规划一般资助课题[XJK016BJG003]。

  校长的价值领导力是校长对某一核心价值的理解、运用、转化和创造的能力[1]。核心价值包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学校价值观。小学生核心素养之一的价值观是通过教育与管理来实现的。教育与管理的崇高使命之一就是传承价值、引导价值、教化价值、实践价值与创新价值。毋庸讳言,小学较为重视价值观的教育,而忽视了价值领导特别是小学校长的价值领导,忽略了小学校长价值领导是培育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小学价值观的重要路径。

  教育学者石中英先生认为,价值领导力包括价值识别力、价值引导力、价值辩护力、价值整合力与价值实践力[2]。这种分法得到教育理论与实践工作者的高度认同。借他山之石,本研究把小学校长价值领导力分为价值认知力、价值整合力、价值认同力、价值引领力和价值践行力五个维度,每个维度细分若干选题,共32题。每个题目采用李克特5点计分:“总是如此”(5分)、“经常如此”(4分)、“基本如此”(3分)、“较少如此”(2分)、“从未如此”(1分)。

  本研究借助于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湖南理工学院开展的湖南省培计划“小学校长提高项目”和国培中西部项目“校园长培训”等项目,对参与培训的湖南省14个市、州的小学校长采用量表的形式进行调查,共发放问卷261份,回收有效问卷224份,问卷有效率85.8%。

  将所有小学校长的评分整合起来,再计算每位小学校长在各维度上的平均分,最后将各维度的平均分加起来,并转化成百分制分数,得到每位小学校长的价值领导力表现综合指数。统计发现,224名小学校长的综合指数处于36.79~96.7,平均分为76.82,标准差为13.98。这说明,小学校长价值领导力总体上处于中等水平,有较为明显的差异。将小学校长价值领导力表现综合指数(X)从高到低区分出4个等级,分别为卓越(X≧90)、良好(80≤X<90)、一般(70≤X<80)和不足(X<70),然后进行频数统计,并进行卡方检验。结果发现,县级以上和乡镇农村小学校长之间的差异显著,县级以上小学校长的价值领导力综合表现明显优于农村小学校长。

  分析发现,无论是从总体上来看,还是把县级以上和农村小学校长分开来看,小学校长们在各维度上的平均得分均处于3.48~4.33。这说明,小学校长价值领导力的频率为“经常水平”(3.50≦X≦4.50)。从总体来看,小学校长价值领导力表现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价值认知力”(均值为3.92,标准差为0.71)、“价值实践力”(均值为4.01,标准差为0.83)上;劣势则体现在“价值整合力”(均值为3.60,标准差为0.77)和“价值认同力”(均值为3.82,标准差为0.77)方面(见表1)。尽管县级以上小学校长价值领导力各维度的表现明显好于乡镇小学农村校长,但县级以上小学校长和乡镇农村小学校长的优势、劣势分布基本一致。

  30岁以下的小学校长的价值领导力水平最高,不同年龄小学校长价值领导力总体无显著差异。

  随着小学校长任职年限的增长,小学校长的价值领导力总体得分在5~9年达到最高值,10年以后开始下降。之后的多重比较结果表明,任职5~9年的小学校长与任职20年以上的小学校长的价值领导力在“价值认同力”维度上边缘显著差异(p=0.054),但在总体上差异不显著,且与其他任职年限的校长无显著差异。

  所谓公共理性,就是指“各种政治主体(包括公民、各类社团和政府组织等)以公正的理念、自由而平等的身份,在政治社会这样一个持久存在的合作体系之中,以公共事务进行充分合作,以产生公共的、可以预期的共治效果的能力”[3]。“公共理性是多元社会解决冲突、走向和谐的价值诉求,它包含互信、妥协、宽容和协商等表现方式”[4]。一所小学就是一个“微型王国”,存在着学校行政领导、教职工、学生、家长、社区等不同利益相关者。不同的利益相关者有着不同的价值理念、价值判断与价值追求。利益相关者的价值的不可通约性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分歧,产生紧张,发生冲突。因此,要培育小学校长一种合作包容、平等尊重的公共理性,遵循一种求同存异、凝聚共识的公共伦理。当这种冲突与分歧出现时,“校长不能简单地以个人的权威或行政权力来解决问题,而应该建立一个平等、开放的价值讨论空间”,通过平等协商,宽容理解,适当妥协,使小学各利益相关者从小学价值认同出发来思考问题,摒弃敌对,增强包容,达到罗尔斯所称的“重叠共识”,即小学各利益主体认同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学校教育哲学是学校共同体成员的教育信仰,主要内容为学校的使命、发展愿景和育人目标[5]。“校长价值领导力不是个体单独生成的,而是在引导师生建构学校教育哲学中形成的”[6]。小学校长通过广泛阅读教育哲学和价值哲学等书刊,掌握价值理论、教育价值理论和价值观教育理论的主要内容,自觉站在哲学的高度,用宏观的价值视野去引导学校共同体成员(利益相关者)审思“学校是什么”“学校为什么”“学校怎么样”等重大学校价值问题,组织他们不断反思自己的教育经历、凝练自己的教育思想、浓缩自己的教育价值观。同时,学校共同体成员与小学校长自己提出的学校价值观不断澄清、整合、认同、涵养、融入,逐渐形成符合时代要求、体现教育本质和规律、有着鲜明个性特色的教育信仰,并运用到小学管理实践中,从而提升自己的价值领导力。

  调查结果表明,小学校长价值领导力表现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价值认知力”和“价值实践力”,劣势则体现在“价值整合力”和“价值认同力”等方面。高分项目主要集中在“价值认知力”维度上,而低分项目主要集中在“价值整合力”维度上。因此,小学校长要扬长避短,补偏救弊,在提高自身价值整合力和价值认同力上下功夫。“凝结核心价值是学校文化建构的质性内涵”[7]。小学校长要善于梳理学校文化脉络,从优秀传统文化中与学校现实条件中挖掘与提炼出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与现代教育价值的小学价值观,并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小学价值观来整理、整顿和协调教师价值、学生价值与管理价值。“学校文化建构本质上就是以价值观导向为核心、在遵循一定的内在秩序与规约的前提下实施的建‘场’过程。建场关键在于‘四化’,即化语言、化制度、化活动、化场景”[7]。因此,小学校长要善于通过宣传、涵养、渗透、教育、管理等多种有效措施,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被师生认可,内化为师生共同的价值导向、价值信仰与价值追求。

  [1]李政涛.校长如何实现价值领导力?[J].中小学管理,2011(1):5-8.

  [2]石中英.谈谈校长的价值领导力[J].中小学管理,2007(7):4-6.

  [3]约翰·罗尔斯.公共理性观念再探[M]//公共理性与现代学术.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0:1-2.

  [6]李建成.让师生在建构学校教育哲学中成长[J].江苏教育(教育管理版),2013(4):31-34.

  湖南省社会科学基金立项课题[16YBA091];湖南教育科学规划一般资助课题[XJK016BJG003]。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